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人脸 >

[心得] 从「台北公车」 app 的下架看资讯引用这回事


2020-05-26


前几日,台北市政府将 Android 上头拥有多项作品的 mywoo 其中一项作品:「台北公车」给断了资讯来源。「台北公车」是一个可以观看台北市公车到各个站点抵达时间的 Android APP,同时能够将常用的点存成我的最爱。而无法更新资讯的「台北公车」就等于被否定了他作为一个 APP 的存在意义(想想看一个不能上网的网路浏览器?),这件事情引起了大量的迴响,有人认为台北市政府鸭霸,有人认为作者 mywoo 利用的方式有问题,也有人认为该程式是免费的,作者并没有从中获利,甚至台北市政府自己也有出公车 APP 要排除竞争才故意断第三方的路。

▼ 目前下架的「台北公车」。目前的协调方案是 APP 从 MARKET 下架,但其程式能够继续运用。
[心得] 从「台北公车」 app 的下架看资讯引用这回事

台北市政府的考量

首先我先引原作者 mywoo 所发表的全文

「大家好!我是 台北公车 作者 mywoo,谢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台北市政府,重新开放部分网站连线. 感谢新北市政府,维持正常连线. 台北公车 至今 2年了 智慧手机环境变化太快,开发者应体认现实, 2年前写 台北公车 时空背景,跟现在天南地北, 当时数千人使用,政府机关欢迎您来,推广他的网站 现在一个App,动辄10万人下载 市政府主机受不了,而且他也有自己程式 所以会要求您申请资料介接,自行负担主机与频宽费 我把 台北公车 下架了,不要让事情恶化. 现有程式仍可使用,让事件随时间慢慢淡化吧 我没错,台北市政府也没错,只是环境变了 依赖的人,必须离开 开发者也必须调整方向,App不要再走政府网站方向,情势已变, 政府鼓励开发App,各机关都会推出自有App 热门的交通,气象,新闻未来可能都会面临这些问题」

▼ 原作者于 Mobile01 论坛发表的文章。(来源:Mobile01)
[心得] 从「台北公车」 app 的下架看资讯引用这回事

从文中可以知道,其主要的原因是在于台北市政府的主机无法承受成长过快的压力。这其中所牵涉到的问题以台北市政府的角度来说,一个第三方所开发的 APP 在一开始,台北市政府是很欢迎这样的应用的,而流量逐渐增加,慢慢的主机受到压力,如果是网管,第一个开刀的自然就是第三方----不是我们自家所产的----或是去检讨流量使用最大的管道。而「台北公车」看起来似乎就佔了其中两个条件。

以市政府的考量,每期所编的预算都是有限的,用完了就要等下次编列预算。而流量、主机在在都是要钱的,在无法即时开源的情况之下,节流就是必要的措施。而「台北公车」的写法也犯了大忌,其 APP 直接开了一个 WebView 来呈现整个程式画面。也就是说他不是捞资料后自己去渲染出画面,而是使用了市政府的主机资源来作。

争议点在于资源的运用方式

以这起事件来说,台北市政府在第一时间成为了众矢之的,原因不仅是挡掉了「台北公车」的资源或是要扶植自家的 APP(台北好行),而是「公资源」是不是能完全为国人所运用的问题上。这边我再引 APP 作者的回文:

「我提出 一个方向 大家讨论看看 公车动态资讯,台北市政府要求开发者申请免费资讯介接 开发者 须自备主机,传输给 使用者,因此须负担伺服器,频宽等费用,必须向使用者收钱 结论是:使用手机程式,查询公车资讯要付费,用浏览器上网查询,免费 我不认同 会产生 要收费 的资讯介接政策 台北公车 2年前 从0到18万,是台北市政府 默许 养大的 年初 12万人时,还扩充伺服器,到18万时,拒绝继续服务 经反应,开放部分使用 我猜测原因是,下载每个月 以 2万人 速度成长,太快了 冲击 预算分配,政策方向等,不停不行 公车即时资讯,值不值得,政府扩大预算,云端伺服器,火速加开? 把即时资讯给开发者,让开发者向使用者收钱,合理吗?可行吗? 蚂蚁雄兵,行动通讯时代 已来临,这只是问题的开始」

▼ 原作者于 Mobile01 论坛发表的文章。(来源:Mobile01)
[心得] 从「台北公车」 app 的下架看资讯引用这回事

从这篇回文可以看出,其实问题非常单纯,就仅仅是台北市政府的主机被炸得受不了只好砍流量而已。但延伸出来的问题就很值得思考----如果说一个第三方程式做得比原生的还好,那原生的资讯提供者把第三方程式给断掉是否会落人口实?以这个 case 来说,台北市政府有提供 api 来申请的,但只能把资料捞出来,要把画面送出来还是需要一个主机来中介运算。这也是台北市政府的用意,将流量与主机的压力分担给第三方开发者,简言之就是要用可以,自己架一个主机自己维护,资讯给你没问题。如果将问题导到这边,那就跟 app 本身是否好坏没有关係了,仅仅是一种商业道德的问题,毕竟流量是有价且还真的不便宜的。

以之前的例子来说,像无名所发生的帮学弟 测流量事件,与朱学恆的一个噗浪不小心就把别人的主机给炸了,这两个事件都可以代表引用与攻击其实只是量的差别。当然无名的事件看来跟倾向于比较负面意含,但朱学恆的事件就比较是无心之过。在上一代网路革命时,各种网路服务的,嗯…比较潮一点的说法叫做「翻玩」,各种服务的 Mash-up 各种服务的混搭是非常受欢迎的应用方式。举个例子,就好像我们现在在 BLOG (一种网路服务)里头嵌入了一个 Youtube 影片(另一个网路服务),而 BLOG 的侧栏可能还嵌着一个 PLURK 的讯息栏(也是另一种网路服务),如此的交互搭配使用不但非常流行,且也真正的让整个网路浏览体验大大地增强,但这些都是有价的,也就是说这种服务都是要钱来支撑的(或是从读者身上赚到钱)。以朱学恆噗浪事件为例,将图片直连的行为善意点称为「引用」,难听点称为「盗连」。而被「引用」的主机主人希望朱能够将图片传到 PLURK 的主机上头,而不要直接连到他家的主机(以免被打挂。)

这个例子就跟此次 mywoo 的「台北公车」事件如出一辙,在使用人数很少时可能主机主人还不会在意,但等到主机快被炸掉时主机主人就会希望使用的人能够分流到自己的硬体上去(如北市府要求说要用资料可以,但先抓到自己的主机再分出去。),单纯的来说,这就只是「钱」的问题(要增加流量或主机都必须要编列预算),与其他是否公资源必须给大家所用,或是说北市府在庇护自家的 APP 都有一段距离,而作者如果真的自己去购买主机,并且使用北市府的资源后,为了回收投资而向使用者收费,这问题又会变得更为複杂(引作者 mywoo 前头所述说的。)

数位时代的道德与礼节在我自己写 BLOG 时,通常附上来源的连结是必须要的,而我也会重新上传到自己的主机(纵使我的 BLOG 流量应该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影响),这不单是以防连结失效,也是一种对对方的礼貌。而相关的版权问题会扯到更大的议题,在此暂且按下不表,我自己的文章是使用了创用CC的版权保护,不过定得很宽鬆。正如 mywoo 在回文中所说的,「行动通讯时代 已来临,这只是问题的开始。」应该怎幺作,我们都还在摸索,但不造成他人困扰是最好的準则。

▼ 我所採用的创用cc方案。(来源:创用cc)
[心得] 从「台北公车」 app 的下架看资讯引用这回事



上一篇:
下一篇: